体彩排列3|体彩排列3试机号

不容錯過!來自阿富汗的國寶即將亮相長沙

  長沙晚報掌上長沙12月24日訊(記者 任波 通訊員 李葉)歐亞大陸中部有一個與中國邊界線最短的鄰邦——阿富汗。這是一個讓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度,熟悉是因為它不時見諸新聞報道,陌生是因為我們對其悠久的歷史和燦爛的文明知之甚少。12月29日起,湖南省博物館(以下簡稱“湘博”)將推出跨年度國際文物大展——“來自阿富汗的國寶”,向人們推薦這位“最熟悉的陌生人”。

來自阿富汗的國寶即將亮相長沙。照片均為長沙晚報記者 鄒麟 攝

  絲綢之路上的千年瑰寶,還原一個輝煌與榮耀的阿富汗

  4000年前的幾何紋金杯、代表古希臘建筑風格的科林斯式石柱頭、出土于“黃金之丘”蒂拉丘地遺址的金冠……它們帶著獨特的文化標簽,從盛世中走來,向世人展現一個生機、活力的阿富汗。

  湘博將于12月29日起,重磅推出跨年大展“來自阿富汗的國寶”,今日(12月24日)9時50分在湘博舉行阿富汗文物開箱儀式。

  今日上午,在湘博開箱展示的文物中,最令人振撼的是阿富汗蒂丘地六號墓出土的黃澄澄亮閃閃的大月氏國皇后金冠。

  記者今日來到湘博一樓特展廳,工作人員在一片專門面向記者開放的場地中打開包裝箱,將一件件來自阿富汗的珍貴文物向湘博工作人員清理點交。大月氏國皇后金冠長45厘米,高13厘米,由阿富汗蒂丘地六號墓出土,黃澄澄亮閃閃的王冠吸引了全場的注意力。據悉,這個王冠由非常薄的黃金薄片組合而成,分為六大部分:基座是一圈裝飾著六瓣形花朵的黃金帶狀環,其上與之連接的主體是5個樹形金飾,除中間那棵樹,其余4棵樹造型一模一樣,且都站著兩只張開翅膀的大鳥。樹干中央皆有心形鏤空。整個頭冠用纖細金絲將各部分組合在一起,戴在頭上,搖曳生輝,類似唐代婦女流行的發飾步搖。可拆卸,方便攜帶。據聞這件文物出土時仍戴在墓主頭頂,放在一個小銀盤上。

  蒂拉丘地六號墓位于有“黃金之丘”的古代廢墟遺址蒂拉丘土丘西南部,為豎穴土坑墓,長2.5米、寬1.2米、深2米。墓主為25至30歲女性,仰身直肢葬,頭向朝西,身上穿戴要比其他墓主更奢華。她頭枕銀缽,戴下頜托,胸部有一面西漢連弧紋銅鏡。棺外側面有兩個羅馬玻璃小壺,還有裝著化妝用具的編織籃。墓中發現兩枚貨幣,一是握在墓主手中的帕提亞金幣,一是含于口中的帕提亞銀幣。

  阿富汗以山地為主,高大浩茫的興都庫什山脈在中部自東北斜貫西南。山脈之巔常年積雪,恍如一個蓄水池,孕育著境內的河流,故有人稱阿富汗是“興都庫什山脈的饋贈”。這個坐落在亞洲心臟地區的國家,曾是古代絲綢之路的中心,是四方文化的匯集之地,是文化的熔爐,草原文明、希臘—羅馬文明、漢文明和印度文明都曾在這里碰撞并迸發出獨特的文化魅力。有人說,阿富汗在絲綢之路上的地位與敦煌非常類似,但阿富汗是全世界的敦煌,是升級、典藏版的敦煌。

  阿富汗歷史悠久,資料顯示其史前文化不晚于20萬年前。大約從公元前6000年到前2000年,阿富汗的農耕、畜牧經濟得到巨大發展。法羅爾丘地寶藏正是這一時代的重要見證。來源于此的造型奇特、紋飾精美、種類眾多的黃金器皿代表了阿富汗史前文明所達到的高度,也反映了當時的生產生活方式以及器用審美。

  公元前2世紀中期,原居于中國祁連山一帶的月氏人向西遷徙,趕走希臘人,并分為五翕侯。蒂拉丘地很可能是大月氏某代翕侯的王族陵墓,墓中出土有羅馬金幣、玻璃器皿、帕提亞金銀幣、印度象牙首飾、中國青銅鏡,文物涵括歐亞大陸各區域文化元素,既體現出游牧民族與當地人的融合,也反映了各地域間頻繁的文化交流和絲綢之路上繁榮的貿易往來。

  阿富汗文化的傳播者,走遍全球文化名城

  這231件(套)文物的世界傳播史,起源于法國前總統希拉克的一次展覽邀約。2005年,阿富汗時任總統卡爾扎伊赴法國訪問,法國時任總統希拉克提出安排阿富汗文物展的愿望。在卡爾扎伊的授權下,阿富汗國家博物館和法國吉美博物館的一批專家,挑選了這231件(套)珍貴藏品。2006年10月,這批珍貴文物在法國吉美博物館與公眾見面,展示了阿富汗作為亞洲心臟所孕育的古老文明。展覽大獲成功后,各國的邀約紛至沓來。十余年來,這批世界矚目的阿富汗珍寶先后在意大利、荷蘭、德國、美國、澳大利亞、日本等多地巡展,走遍了全球的文化名城。展覽所到之處,都收獲了無數觀眾的矚目和驚嘆。2017年3月,它們首次踏上中國領土,先后在北京、敦煌、鄭州、成都、深圳等地展出。湖南省博物館是阿富汗展在全球的第24站、在中國的第6站。與其說這個展覽是一場愛心接力的護寶行動,其實更是一次國際文博機構的文化助力,助力這批承載著阿富汗上千年文明的珍寶,如文化的傳播者和交流者,向世界人民宣講它們多元的絢爛文化。

  2001年,阿富汗國家博物館開始重建,新生的博物館門前立著一塊石碑,上面鐫刻著“A Nation stays alive when it’s culture stays alive。”(文化生則國家存)。只有當文化具有生命力的時候,這個國家才能存續。因為文化具有傳承性,能在世代相傳中延續,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生存發展的血脈。


【作者:記者 任波 通訊員 李葉】 【編輯:譚偉】
關鍵詞:文物 阿富汗
>>我要舉報
晚報網友
登錄后發表評論

長沙晚報數字報

熱點新聞

回頂部 到底部
体彩排列3